前衍微信公眾號

請掃二維碼關注

當前位置首頁> 化工常識> 納粹釋放出來的惡魔,如今感染一億人

納粹釋放出來的惡魔,如今感染一億人

發布時間:2019-11-19 來源:二號頭目 九邊 閱讀:56

1918年對于中國來說是比較稀松的一年,那一年,魯迅發表了《狂人日記》,李大釗也到處忙乎辦報紙,政府頒布了新的選舉法,國民大表姐林徽因也被父母摁著去見了門當戶對同是上層社會的梁思成,但是在歐洲,一戰剛打完,遍地瓦礫,歐洲人民不幸福。

      首先是成打的王冠落地,執掌俄國宮廷三百年的羅曼諾夫王朝被推翻,末代沙皇全家被布爾什維克槍斃在了西伯利亞,發動戰爭的德皇也被趕下了皇位被迫流亡。前G8集團成員的奧匈帝國也走到了人生的盡頭,迅速被肢解。

      忍不住說兩句土耳其,大家可以看下地圖,土耳其和希臘是挨著的,但是他倆互相對對方意見大的去了,尤其是希臘,自認為土耳其的國土都是從他們希臘搶的,而且土雞奴役過希臘好幾百年,這次土雞在一戰中站隊失誤,站到失敗的一方去了,希臘可算是找到了報復機會。


      戰前的土雞非常非常大,戰后被削成了那么一塊,已經這么慘了,希臘依舊不放過他。

      當時英國人非常喜歡希臘,希臘拿了英國人給的物資和武器就去搶糧搶錢搶地盤,面對英國人和希臘人聯合搞事,當時土雞是沒有抵抗能力的,洗干凈在家里等著被屠宰,突然傳來好消息,說是希臘老國王的狗跟猴子打架了,他們土雞得救了。

      這又是怎么回事呢?當時希臘老國王去公園遛狗,狗和一只猴子打起來了,他上去拉偏架,和狗一起咬猴子,哦不,打猴子,被猴子給撓了,得了破傷風死了。

      新上位的年輕希臘國王在英國一個認識的人都沒,英國對希臘迅速冷淡,說好給的槍也不給了,希臘很快就被土耳其給趕回來了,土雞就這樣保住了那么一小塊。所以現在的土雞別看鬧騰的兇,其實他們的國家是那只猴子給救下的。這個真不是我編的,你去土耳其,土雞國的老百姓會告訴你兩個人,哦不,一個人一個猴子救了土耳其,人的話,就是到處立像的凱末爾,不過在土雞不直接稱呼名字,叫“阿塔圖爾克”,突厥語“土耳其的爹”,國父的意思,還有那只沒有留下姓名的猴子。這件事告訴我們,出門遛狗一定要栓繩,不然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后果。

      不過希臘最終也沒吃虧,把土雞朝著愛琴海的領海全給吃掉了,你們感受下這霸氣側漏的希臘領海線,都畫到土雞沙灘上去了,我去過土耳其,站在岸上往海里看,當地人說海里的島都是希臘的,游泳有幾分鐘弄不好就非法越界了:


      跑偏了,我們繼續1918。

      在1918年英國徹底被打怕了,小小的英國竟然死了上百萬人,還好英國人有印度、澳大利亞、加拿大等炮灰墊底,我經常不在微博說嘛,丘吉爾有句名言,“在印度人、澳大利亞人、加拿大人死光之前,大英帝國絕不投降”,不過那場戰爭確實讓英國人傷筋動骨,最有意思的是,歐洲以前都是貴族揮舞著指揮刀沖鋒在前的,權利和義務要對等嘛,英國一般是一個村的人編在一支部隊里,你是蘇格蘭高地來的,你們連就是蘇格蘭高地連,大家穿著裙子,戴著那個奇怪的帽子,你們村的貴族帶著大家。在一戰中,英德兩國貴族走在隊伍最前邊,被機槍全優先突突了,從那以后這兩國開始平民政治了,也就是說貴族不夠用,平民開始從政了。

對于這一點,法國倒是有優越性,因為法國貴族在一百年前的大革命中已經有秩序上了斷頭臺,全被剁掉了腦袋,到了一戰已經基本沒貴族了。

      說到法國貴族,又得多說一句,前段時間和一個意大利小伙伴吃飯,才知道拿破侖其實不是貴族,他都不是法國人,他是意大利人,拿破侖出生的那個科西嘉島自古以來都是意大利的地盤,拿破侖出生前被意大利的熱那亞政府把小島賣給了法國,拿破侖前半生是反對法國殖民他的那個島,后半輩子是當法國皇帝,這劇情真夠狗血的。

      不過拿破侖后來娶了一個淫蕩賤貨約瑟芬,她是個貴族,當初這娘們跟他前任貴族老公正在牢房了等著被砍頭,但是當時她病的很重,法國人是很有原則的,不砍重病病人的頭,準備等約瑟芬養好病再砍,先砍掉了約瑟芬老公的頭,等約瑟芬病好了,可以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地上刑場了,愛砍頭的那個羅伯斯庇爾政府倒臺了,羅伯斯兄弟也被砍了。

      最奇葩的是拿破侖其實是那個砍人狂魔羅伯斯庇爾的弟弟提拔的,后來羅伯斯庇爾兄弟被砍后,拿破侖也丟掉了職位,他當時去遠征了,不然也被砍了,拿破侖就講到這里,有興趣我們將來講拿破侖。

      在1918年,德國人心情很不好,因為他們戰敗了。而且這里說的戰敗,不是我們教材里說的,我們教材里說美國參戰,德國節節敗退,打不下去了,終于投降了。

      其實回到當時,德國人中只有一小部分覺得他們是打輸了,絕大部分人覺得他們是被國內的"德奸"給出賣了,被猶太人和國內的共產黨給出賣了,他們已經成功逼迫俄國退出戰爭,并且敵方沒有一個士兵踏上德國的國土,這叫啥失敗啊,怎么就投降了呢?刁民們想不通。

      想不通就會很失落,失落就會空虛,空虛了就想吸毒,當然了,想吸毒不一定能吸得到,不過恰好德國人在毒品方面非常有研究,點了一長串的技能點,他們有非常恐怖的德意志工業。

      很多人已經發現了,很少有人講德國在一戰前是怎么崛起的,以及一戰后是怎么迅速恢復的,因為兩次都非常反常理,跟我們一般理解的不太一樣,“一戰”前德國并不依賴什么市場經濟,或者說市場經濟成分很小。這么說吧,馬克思和哈耶特都沒咋提,德國的大突破完全不成理論,不可復制,而且關鍵是反教條,隨便一個經濟學系的學生都可以證明它崛起不了,但是它確實崛起了。

      德國當時搞的主要是國家財政和超級企業結合,有點像我國的國企又不完全一樣,類似一種官督商辦,國家大規模購買克虜伯等公司的產品,很多大家熟知的德國公司早期最大的客戶就是政府,這些公司開展研發,狂點科技點,封建農業社會直接過渡到了封建工業社會,迅速成為了世界第二大工業國。這種工業體系,都有戰爭潛力,也就是說,一旦發生戰爭,可以迅速切換成戰爭模式。比如奔馳公司在二戰中就是造坦克發動機的,保時捷在二戰中就是最大的坦克制造商,并且那時候就開始生產試驗型電力發動機,現在保時捷跑車變態的電力發動機其實在“二戰”中已經在研究了。

      在這種體制下,德國工業一日千里,國家投資,國家買單,不然當時疲軟的企業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錢搞研發。德國天才化學家塞爾度那最早從鴉片里提取出來了嗎啡,隨后在1925年,幾家化學公司合并成了超級巨頭的法本化學公司,這個公司實現了技術突破,開始大規模廉價生產可卡因。事實上這個公司后來還干了一件非常彪的事,在毒氣室毒死幾百萬猶太人的藥劑齊科隆-B,也是法本化學公司生產的,這個公司的產品有個特點就是便宜,質量過硬,用過的都說好。德國的幾家化學公司生產出來的毒品全球占比達到恐怖的80%之多。

      所以在“一戰”戰后,大家心情不好,普遍有種逃避厭世的情節,正好德國又是毒品生產頭號強國,毒品非常便宜,正好幫助大家排解這種苦悶,德國成了頭號的毒品消費國。而且不止德國人自己吸毒,當時全世界人民聽說德國人在吸毒而且很便宜,都蜂擁到德國體驗,德國在戰后搞了一個奇特的產業,旅游-吸毒業。

      不過這種狀態沒持續多久,很快禁欲主義氣質的希特勒上臺了。

      希特勒大家不知道了解不,現在大家當然對他的理解是惡魔,但是回到當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小胡子是一個明星一樣的人物。

      很多人認為他是“天才和肉身”的結合,每天幾乎工作24個小時,沒有私生活,秘書都得倒班才能跟得上小胡子旺盛的工作欲望,而且他不吃肉不喝酒,不近女色,愛藝術,清心寡欲,更有意思的是希特勒熱愛小動物,德國在他手上公布了對小動物的保護法,規定不準虐殺動物,而且他熱衷新技術,新思想,連閃電戰和繞行阿登森林包抄英法這種大膽到匪夷所思的戰略構想他都能接受,而且還批準了研發核彈和導彈技術,這么說,這完全是一個潮人,一個思想前銳,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而且全世界都有他的粉絲,美國有納粹黨,蘇聯也非常喜歡他,蘇聯和德國長期互相交換技術和最新發現,德國飛行員都在蘇聯訓練,蘇聯狙擊手在德國訓練,這倆貨在戰前是盟友那種狀態。

      在中國,更不得了,蔣委員長一度對希特勒崇拜至極,把二公子蔣緯國也派到德國抓學習,不過這個不是太說明問題,更明顯的事一個叫“藍衣社”的玩意,這個組織可不得了,藍衣社的核心叫“復興社十三太保”,就是蔣在黃埔嫡系中的嫡系。大家知道"軍統"吧,軍統早年就是藍衣社下邊的一個特務處發展過來的,戴笠本人也是十三太保之一。這個藍衣社,后來改名復興社,就是一個納粹組織,仿效小胡子的“褐衫軍”,這個褐衫軍就是納粹沖鋒隊,人家褐衫蔣委員長藍衣,大家明白了吧。

      而且小胡子生活習慣非常好,蔣委員長也搞了一個叫“新生活”的運動。而且那段時間德國和國府關系好極了,德國要給蔣委員長武裝60個德械師,蔣委員長給德國供應鎢礦、桐油和豬鬃,這仨樣都是最重要的戰略物資,尤其豬鬃,只有中國的豬有那么好的鬃,沒那玩意大炮根本沒法用,打幾炮就得“擼管”,不然就炸膛,具體擼法如下圖:


      還找到一張小胡子和孔祥熙孔部長的親密互動照。


      小胡子作為一個禁欲主義者,非常討厭毒品這玩意,所以納粹上臺第一天就把毒品禁掉了,不僅禁掉了,而且還出臺了法律,說是禁止患有精神病的男女結婚,這個好理解,他們覺得小孩也是精神病,所以別生了,納粹順手把吸毒的那些人也納入到這個法律里了,說是他們有“人格障礙”,并且認為吸毒的人“毒品依賴者遺傳細胞中含有大量的變態因子”,所以不應該有后代。

      而且納粹還發揮想象力,把毒品和猶太人聯系在一起,從小學生就開始教育大家,毒品和猶太人一樣壞,要一并清理掉。

      納粹搞禁毒搞得熱火朝天,不過禁毒沒多久,他們自己卻搞出來一個新毒品。這又是為啥呢?

      原來在1936年的時候,當時柏林奧運會上有美國運動員使用一種奇特的藥物,叫苯丙胺,能提高運動成績。而且還到處兜售,價格賣得死貴。

      大家肯定納悶了,苯丙胺不是毒品嘛,運動員這不在服用興奮劑嗎?還有沒有人管了?

      事實上在當時,這玩意還不算興奮劑,而且社會對興奮劑的定義永遠要晚于科技一步,往往一個玩意用了很多年了,突然有人才注意到,經過研究把這個藥物列入興奮劑名單。

      當時德國也一樣,覺得冰毒這玩意挺好啊,吃了之后不疲勞,還沒看出來有啥副作用,唯一的毛病是不能大規模量產,產量低,價格高。

      不過這一點難不住德國人,德國人和英國人一樣,動手能力強,所以當時的一家德國超級化學公司去找赫爾曼戈林,了解納粹的,都知道這人也是納粹前幾號人物。

      戈林也非常潮,稍作考慮就授權全力開發這玩意。短短一年后,德國化學家就成功用非常便宜的原料成功合成了這玩意,使用的是天然藥物麻黃堿,麻黃堿大家可能不熟,但是很多早期的感冒藥里都有這個成分。隨后這種藥物起名叫“帕飛丁”,注意哈,帕飛丁就是冰毒,冰毒就是帕飛丁。

      這種藥物的作用是讓人體進入一種頭腦異常清醒,身體充滿能量,意識變得非常敏銳的狀態。不過長期使用或者單次過量使用會對大腦和神經細胞造成永久的損傷,當然了,在當時大家并不清楚長期會有什么壞處,而且“大量服用有害”這個問題從來也不是問題,事實上基本所有東西大量服用都有害。而且當時開發出這種藥的泰姆勒公司不但在地鐵上發廣告,而且還開拓性地搞“試用裝”,給幾乎所有的持證醫生都寫了一封信,介紹這款新藥,還在信中附上一份3毫克的試用品,并且表示“用了不爽算我輸”。

      而且冰毒這玩意體現出了一種哲學上的辯證狀態,剛出現的時候,大家發現這玩意太特么完美了,具備的好處太多,以至于很多醫生發現基本所有的病,都可以通過一管帕飛丁解決,如果一管解決不了,那就兩管。大家有時候都不敢相信這個星球上有這么好的東西,而且還無害,事實上確實沒有這么個東西,濫用帕飛丁的惡果,在很多年后才逐漸被看清 。

      不過在當時,全德國陷入了對帕飛丁的狂熱,這個標榜“強力提神劑”的玩意在當時有點像現代人喝咖啡,而且現在很多年輕人是不喜歡咖啡的,回到當時,用過帕飛丁的德國人都說好。 從打字員到演員,再到長途司機,而且德國人就是從那個時候成功戒掉了午睡。甚至在巧克力中都添加了大量的帕飛丁,當時的廣告詞竟然是“媽媽的好幫手”。

      而且帕飛丁和之前的嗎啡完全不一樣, 嗎啡用過之后會有強烈的歡樂感,過后就是無限的空虛,但是帕飛丁不一樣,服用后精神抖擻,這一點真是萎靡的德國所需要的。納粹剛上臺的時候,德國有600萬失業群眾,以及10萬國防軍,納粹折騰十年之后,失業率降為了0,并且組建了一只戰斗力空前的德國國防軍。

      最近幾年矯枉過正,有文章說是毒品塑造了戰后德國那種狀態,這也有點過分了,不過毒品確實非常契合戰后德國的那種狀態,一定程度上對德國的快速崛起有明顯的助推作用,讓德國以一種不太健康的狀態實現了快步向前,最終自己嘗到了自己種下的惡果。

      在隨后發動的戰爭中,德國更是大規模向部隊配發帕飛丁,和我們一般想的不一樣的是,前線往往一場大仗持續好幾天,而且中間涉及很多工作,比如敵人進攻時拼死抵抗,敵人退下去趕緊補休工事,如果別的地方被突破,自己有被包抄的危險,又得趕緊跑路后撤,士兵們三四天睡不上覺非常常見。我看過志愿軍在朝鮮的回憶錄,說是長途行軍過程中,經常每三四個士兵們用繩子串一串,好幾天不睡覺有些人跑著跑著就睡著了,然后就掉山崖下去了,串起來可以防止這類事情發生。

      而德國在東線也就是蘇聯打仗,三四天沒法睡覺而且還冰天雪地,簡直傷害有加成,痛苦至極,大家可以看看德國士兵的回憶錄,經常在冰天雪地里好幾天不合眼,睡著之后就跟死人似的,同伴想叫他起來,需要拿煙在手上燙一下,確認下死了還是睡著了,很多士兵就是睡著后被當成死人丟在戰場上沒人管凍死了。后來得了諾貝兒文學獎的海因里希-伯爾,他當時就在蘇德前線,給家里寫信說非常非常冷,而且困得要死,需要帕飛丁,趕緊給弄點來。

      而納粹的閃電戰,最早一批飛速突進的古德里安裝甲集群,士兵們長達一百多個小時沒睡覺,打下來的法國領土超過一戰中四年死了幾百萬人打下來的,當時士兵們的精力已經不是問題,唯一要緊的是德國克虜伯和保時捷生產的坦克能不能承受的住這么長時間的奔波。

      在1941年之后,據考證希特勒本人也染上了嚴重的毒癮,從而性格變得越來越怪異,一點不同意見都不能聽,而且多次違逆一群高級將領的觀點,擅作主張,比如我們前文講過的斯大林格勒保衛戰,就是這樣一場元首腦子不正常情況下的作戰計劃,果然沒啥好結果。斯大林格勒保衛戰我們之前講過,大家可以看看。

      當我們聊斯大林格勒的時候,我們一般都聊些啥

      文章的最后,必然要說下這類毒品在全世界范圍內現在的生存狀態,當初納粹把它帶到世間,如今納粹沒了,這玩意倒是混的風生水起,專門找了一份世界毒品報告,給大家匯報下現在的毒品狀態:

      1、2016年,美國全年6萬多人死于吸毒過量,查了下,死于槍擊的事4.5萬,看來美國最大的問題確實不是槍支。啥是毒品過量呢?就是吸毒過程中人體會產生抗性,相同計量毒品越來越不頂用,不自覺會逐步加大使用量,哪天突破人體極限就掛了,事實上遲早的事。還有一種可能,吸毒者復吸之后身體抗性降低了,然后他繼續使用大劑量,然后掛了。

      2、大麻無疑是最猛的,作為gateway drug,也就是入門級毒品,全球吸食這玩意的有1.9億人,非常瘋狂了。絕大部分人就是玩大麻后來開始玩海洛因的。

      3、至于納粹釋放出來的這個惡魔甲基苯丙胺,冰毒,現在全球吸食者近一億人,而且絕大部分都是門外漢在家里地下實驗室提純出來的,現在每年增長勢頭強勁。

      4、不過在美國第一大毒品威脅還不是冰毒,而是海洛因。冰毒主要是在歐洲銷售。

      5、吸食冰毒或者其他毒品本身會造成大量的社會問題,比如在一些毒品管制失控的國家,最大的問題是艾滋病橫行,犯罪率居高不下,人人自危,不僅因為癮君子為了獲取毒品不擇手段,更是因為癮君子本人腦子被燒壞之后變得非常暴力。你如果是個支持放開毒品管制的人,完全可以去那些沒有毒品管制的地區看看,很可能會被癮君子給打死。

      6、貧窮和缺乏上升空間的社會是毒品泛濫的土壤。




關鍵詞:苯丙胺 冰毒

分享至

欢乐斗地主腾讯